中国日报网6月30日电  据美国医疗事务网站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近半个世纪前在联邦层面确立堕胎权的判例“罗诉韦德案”让支持该裁决的活动家和政客欢呼雀跃,但

中国日报网6月30日电  据美国医疗事务网站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近半个世纪前在联邦层面确立堕胎权的判例“罗诉韦德案”让支持该裁决的活动家和政客欢呼雀跃,但
中国日报网6月30日电  据美国医疗事务网站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近半个世纪前在联邦层面确立堕胎权的判例“罗诉韦德案”让支持该裁决的活动家和政客欢呼雀跃,但为了赢得所寻求的更大“胜利”,他们将不得不把美国变成一个警察国家。据报道,严格禁止堕胎的州已经意识到远程医疗有可能违反相关法律,并试图阻止线上诊所为居民服务。有26个州要求居民亲自前往有堕胎许可的医疗机构获取堕胎药,5个州完全禁止涉及药物流产的远程医疗,还有14个州 “要求开药的临床医生亲自到场取药”。报道称,一些医疗机构将试图通过各种方式绕开各州的禁令。有知情者透露称,“一波接一波的医生、护理师和其他医疗服务提供者在多个州获得许可证,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远程医疗和邮购药店来帮助更多妇女进行药物流产”。然而,从美国禁毒战(War on Drugs)的失败历史可以看到两点。首先,反堕胎的州会让堕胎药变得越来越贵、越来越危险,却仍无法阻止怀孕者获得它们。其次,当上述做法不奏效时,这些州将通过施加更多限制来加大取缔力度,这些限制也将更具有侵害性和破坏性。报道提到,美国的禁毒战投入巨大却收效甚微,其消极后果大大超过了积极后果。联邦和州政府投入大量资源,却未能阻止吸毒者获得受管制药物。未成年人很容易获得酒精饮料和香烟,与阿片类药物有关的死亡人数每年都创下新纪录。虽然禁毒战使违禁物质的获取更加昂贵,消费更加危险,但对使用率或成瘾的影响却极为有限。据悉,禁毒战耗费了美国超过1万亿美元,却破坏了公民自由,使警察部队军事化,使种族主义制度化,助长了腐败,刺激了帮派的形成,便利了疾病的传播,破坏了数百万人的生活更造成更多人的死亡。报道指出,随着居民规避反堕胎法律的证据越来越多,反堕胎的州可能将采取更加强硬的手段。这些地方将制定法律奖励举报终止妊娠的妇女和协助她们的人,还将把帮助孕妇从其他州获得堕胎药的行为列为犯罪,并对违法者实施监禁。他们将动用警力、窃听和卧底行动,追查和逮捕美国国内的堕胎药物经销商。他们还将对从健康和健身应用程序运营企业获得的手机和传票记录进行搜查,女性常常使用这类应用记录生理周期和避孕措施使用情况。责编:张靖雯